[]

不过好消息也是有的,柳茹月听说苗娘子派了人给家中姐妹们买了些京城的时兴衣裳、胭脂水粉等货,找了镖局送回去,若是时间上凑巧,还能赶在过年前送到,当个新春礼物。

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。

不止粤西出来的商人会在年前一两个月备了年货给家乡捎回去,各处来京的商人都会这么做。

所以,柳茹月对这一趟送信还是充满了信心,她这半年都比较忙,除了端午、中秋给苗娘子送了礼物,便没有更多接触。

而别的粤西商人,她也是有按照同乡情谊,一并送上了礼物的。

所以右相应该不会联想到苗娘子身上。

接下来的一切,柳茹月只能寄托在镖局能走快一些了。

右相这边要调查黎家的情况,不一定非得派人过去,他若是势力分布的广,甚至能飞鸽传书到桂林郡。

哪怕他没那么大野心,没有这么大的布局,右相也能用朝廷的信差来替自己送私人信件。

朝廷的驿兵信差,五六十公里就会有一个驿站提供休息,免费换马。

这些条件,可不是镖局能比得上的。

所以,柳茹月很清楚,她的身份很快应该就会被右相这边查清楚。

而在情报送回右相府手边之前的这个时间差里,她得想到一个自保的方法。

……

右相已经许久不曾天天准时回家吃晚饭了,右相府的下人紧张的看着又从陆府过来的姑爷和小姐。

也不知道这几日,姑爷和小姐回来的这么频繁是为哪般。

房门一关,遮挡住了所有窥探的视线和尖耳朵。

“爹,你这是?”沈曼青看着父亲的表情,一时间猜不透起来。

陆铖泽这一段日子,都夹着尾巴做人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想听到的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。

所谓好消息,所谓坏消息,似乎于杀妻之前,正好调个对转。

“桂林郡那边的消息传回来了。”右相坐在椅子上,伸手拿了茶盅,却也不喝,只是下意识的摩挲着茶盏。

不过五日,桂林郡那边的消息就能传回来?

陆铖泽心中喟叹不已,对右相更是敬佩起来,哪怕是陛下的信差,这么一个来回也不可能跑这么快的。

打量着父亲表情的沈曼青,小心的问道,“消息,让父亲为难了?”

“黎浅浅只有一子一女。”右相说完,沈曼青就转过头去看陆铖泽的表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